糊爱豆被网暴到黑头像,不是粉丝也心梗,被人误会解释都没人听_手机搜狐网

看他的微博,《少年之名》结束后有拍过几部小网剧,大概还没有播,或者播了也不会有很多人关注到但也算是一直兢兢业业在工作了,从小角色历练起来的话还是很让人有好感的但是就在12月,有人发现袁林青的头像换成了纯黑色更新的动态看起来也非常emo,没有以往的工作生活碎片营业,只有伤感的文字还在更早更过一条说“真的心累了……”,让粉丝很是担心他的状态原来从今年5月份,袁林青就遭到持续的网暴,甚至连他的朋友也被波及只要更新动态,就会有一群人在下面追着骂、嘲讽,甚至让他们去死,这一切都起源于一个被断章取义的视频5月,一则名为【艺人手指划破,众人围住要求去医院,呵,可笑!】的视频在某字母站子传播视频的内容是袁林青手指受伤要去医院包扎,队友杨超文看到后,抱住他哭了之后这则视频被搬到各大网站,还跟成龙采访时谈及现在艺人娇气问题的片段、武打戏演员的片段、士兵的片段联系到一起大家只看片段就觉得该艺人娇气矫情,因此无情谩骂愤慨的网友基于两个点,一个是说感觉手指受伤破个皮大惊小怪很娇气,再者就是说队友抱着袁林青大哭看起来很有表演的成分事实上,正片没有过多展示受伤的程度,但在衍生节目里练习生们是有解释的当时受伤并不只是破皮,伤口很深手上流血流了一路,是道具上的伸缩铁片把手指上的一块肉割掉了而杨超文大哭的原因也不仅仅是因为看到队友受伤因为排练的问题,他们已经有矛盾了一段时间,彼此在冷战,整个团队都比较低气压杨超文作为队长,看到这样的突发情况就更觉得没有照顾好大家对不起队友也有多日情绪突然宣泄而出的感觉,不管怎样男孩子也是可以哭的对吧不过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对此事愤慨的网友信服,他们仍热衷制作各种嘲讽的视频,视频播放量上百万,俨然成了流量密码;热衷在袁林青、杨超文更新动态时在评论区冷嘲热讽,因为他们够糊粉丝的声量很小,所以这些谩骂几乎霸占了他们的评论区甚至还给袁林青取外号叫“一阳指男孩”全面恶评一些剪辑的up主虽然有搬运解释,但好像也无

  看他的微博,《少年之名》结束后有拍过几部小网剧,大概还没有播,或者播了也不会有很多人关注到

  但也算是一直兢兢业业在工作了,从小角色历练起来的话还是很让人有好感的

  但是就在12月,有人发现袁林青的头像换成了纯黑色

  更新的动态看起来也非常emo,没有以往的工作生活碎片营业,只有伤感的文字

  还在更早更过一条说“真的心累了……”,让粉丝很是担心他的状态

  原来从今年5月份,袁林青就遭到持续的网暴,甚至连他的朋友也被波及

  只要更新动态,就会有一群人在下面追着骂、嘲讽,甚至让他们去死,这一切都起源于一个被断章取义的视频

  5月,一则名为【艺人手指划破,众人围住要求去医院,呵,可笑!】的视频在某字母站子传播

  视频的内容是袁林青手指受伤要去医院包扎,队友杨超文看到后,抱住他哭了

  之后这则视频被搬到各大网站,还跟成龙采访时谈及现在艺人娇气问题的片段、武打戏演员的片段、士兵的片段联系到一起

  大家只看片段就觉得该艺人娇气矫情,因此无情谩骂

糊爱豆被网暴到黑头像,不是粉丝也心梗,被人误会解释都没人听_手机搜狐网

  愤慨的网友基于两个点,一个是说感觉手指受伤破个皮大惊小怪很娇气,再者就是说队友抱着袁林青大哭看起来很有表演的成分

  事实上,正片没有过多展示受伤的程度,但在衍生节目里练习生们是有解释的

  当时受伤并不只是破皮,伤口很深

  手上流血流了一路,是道具上的伸缩铁片把手指上的一块肉割掉了

  而杨超文大哭的原因也不仅仅是因为看到队友受伤

  因为排练的问题,他们已经有矛盾了一段时间,彼此在冷战,整个团队都比较低气压

  杨超文作为队长,看到这样的突发情况就更觉得没有照顾好大家对不起队友

  也有多日情绪突然宣泄而出的感觉,不管怎样男孩子也是可以哭的对吧

  不过这样的解释并不能让对此事愤慨的网友信服,他们仍热衷制作各种嘲讽的视频,视频播放量上百万,俨然成了流量密码;热衷在袁林青、杨超文更新动态时在评论区冷嘲热讽,因为他们够糊粉丝的声量很小,所以这些谩骂几乎霸占了他们的评论区

  甚至还给袁林青取外号叫“一阳指男孩”

  全面恶评

  一些剪辑的up主虽然有搬运解释,但好像也无济于事

  而且up主虽然做了解释,但还是觉得自己没有问题,认为揭露这种现象是为了拯救青少年的审美和价值观

  因此,网暴就这么继续着

  不常开直播的杨超文在生日当天开直播与粉丝互动,结果被骂

  骂袁林青的朋友

  骂饭圈女孩

  直到12月份,还有人在他微博下面骂着,叫他“软蛋”,甚至上升到国耻

  “希望袁林青这次网暴事件之后移民或者跳楼ZS吧。” 他们也清楚自己在网暴

  “她现在还没死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 这位网友骂袁林青骂到已经摘得“铁粉”牌子

  有这份坚持干点啥不好?

  一场荒诞的网暴行动

  有人在其中自以为正义,全然不顾事情真相、不顾恶意的语言对他人的伤害

  “些许,是为了宣泄、为了跟风;些许,只是因为无聊,面对一个本无相关的人倾尽世界上所有最恶毒的语言。”